歡迎光臨寧夏倉滿制桶有限公司!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行業資訊
企業新聞
技術資訊
鋼桶標準
封閉器標準
 
 
你所在的位置>>行業資訊
鋼桶修復及再利用前景

 

美國鋼桶協會 文森特·J·勃那諾

  二十多年前,我就開始參加了許多有關鋼桶制造和重復使用方面的國際會議。第一次是1970年在紐約一家餐廳里和一日本鋼桶修復商代表團;然后是在洛杉磯的 一次大型會議,后來又在摩洛哥、京都、耶路撒冷、倫敦、巴黎、日內瓦、荷蘭、比利時參加了一些較小型的會議,其中,多數都是討論有關國際規則。
  幾乎每次來歐洲處理有關容器的業務,我都要在意大利呆幾天。實際上,我 已經使我的妻子相信,去東方的京都在這里停一下是自然的。每當我來到這里,我就從容器業的本行轉到業余歷史學家和旅行家的副業。總有讓人看不夠的奇跡。幾 年前,一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文化研究報告說,一半以上的世界藝術杰作都薈萃于阿爾卑斯山南麓這個偉大的半島上。我知道,對意大利來說,遇到象我一樣善感 的外國人贊嘆意國象一座博物館,已經感到厭倦了。盡管在全世界工業文明國家中,意大利居于前5-6名之列,但是意國商人們仍然面臨各種規章制度問題,勞動 力教育不充足,政府乏力,環保問題,市場地位下降,產品競爭等諸多問題。不僅在我們的商務活動中,而且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中間沒有一個人能無涉于這些困難的 現實。不管怎樣,我們來到意大利是為了從過去得到安慰,而不是我們浪漫地認為過去一定比現在好?;蛐?rsquo;這些人類文明的美好遺?;岣頤且愿亢凸睦?。
  在告別欣慰的過去以前,我想告訴你們一個意大利古代商業活動的遺跡,是 關于我們容器行業和與其有關問題的。從這里向南行3小時,在羅馬的一個不重要,不漂亮,是值得注意的景點。在這個城市的西南方向的泰伯河邊上,+有一座陡 峭的小山叫“蒙特·苔絲塔西奧”。它不是“艾文亭”(Aventine)、“派拉亭”(Palatiue)、“卡彼多林”(Capitoline)等7座 充滿神秘與聯想的小山中的一座。不是,“蒙特·苔絲塔西奧”(Monte Testaccio)峭立于羅馬城邊,就象上帝沒有顧得上創造它一樣。“蒙特·苔絲塔西奧”除了一大堆150英尺高的瓶瓶罐罐陶土碎片聳入云天外,其他什 么也沒有。它是世界上最早,歷史最悠久的空容器堆放場??脊叛Ъ曳榱蘇飫?,發現除了大約2000年前留下的這一堆碎罐子外,什么也沒有。并且,考古學家 確切地知道它們的產地,因為其中大多數來自西班牙,并且罐身上有原產地、生產日期和裝運期的標記。
  從“蒙特·苔絲塔西奧”我們能看到什么呢?它為什么會在那兒?誰是它的主人?原來,濱臨泰伯河的“蒙特·苔絲塔西奧”曾經是羅馬帝國從各處運來物品的卸貨港。在遙遠的省份將油、啤酒和草藥裝進這些叫“安法羅”的有細長頸和兩耳的罐子里,運到這里來。
  最初在西班牙、西西里、葡萄牙和意大利其他一些港口分裝,通過海運運到 首都。這一點,我們是從地中海沿岸發現的一些古代失事海船中知道的。船中到處都用“安法羅”來運貨物。由此我們可以猜測什么呢?羅馬象許多大帝國的首都一 樣,本身生產的很少,而消費卻很多。象羅馬、華盛頓、巴黎這樣的大都市要消費食品、酒和一切最好的東西。在羅馬卸下從帝國各處運來裝在“安法羅”里的貨 物?;蛟謖飫锝廡┐蠊拮永锏哪諶菸鋟腫暗澆閑〉娜萜髦腥?,使得餐館和私人消費者感到方便。由于羅馬本身不生產什么東西,這些包裝就沒有重復使用的市場, 只好打碎了堆放在一起。不過,也可能是貪婪的“安法羅”制造商們通過了一項法律,規定在第一次使用后不得再次填裝或修復。誰知道呢?也許“安法羅”的尺寸 和形狀差別太大,沒有人能因經營它們而獲利,因為它們不標準,無法簡單地重新填充,也難于移動、運輸、清潔和銷售。
  我們所知道的,只是上述這些原因或其中某幾種。它們被打碎扔在這里,最 終堆成了一座小山。盡管我們可以設想從陶土制成這些“安法羅”費了許多工夫, 我們還應該想到邊遠地區送油的貨主們不得不造新的“安法羅”,并且他的油或酒的價格已經包括了壇子的錢在內。因為經過長途旅行來到羅馬,實在沒辦法清潔這 些壇子,再把這些空壇子運回去。我們很奇怪在羅馬,為什么沒有5個、7個或更多“蒙特,苔絲塔西奧”?包裝的方式發生了變化。這種包裝的循環周期或價值鏈 的某一點上發生了變化?;蛘呤鍬蘼磽V沽斯郝?,或者是“安法羅”找到了一個重復使用的市場,或者某些更大的包裝取代了它們。實際上,從海難事故的遺棄中確 實發現了一種大容積的容器,并且確實取代了“安法羅”。我曾經見過它們的照片。
讓我們回到二千年后的今天。在美國,我確信在這里也一樣,存在著另一個意義上的現代“蒙特·苔絲塔西奧”。現代的“蒙特·苔絲塔西奧”不是風景如畫的碎壇片山,而可能是在工廠或地下堆放處內堆積如山的鋼桶,或僅僅是小批量的無法安全收集的容器。
  下面,我將對空桶的處理發表一些看法。盡管我只是一個來自鄉下的美國 人,但我對這個問題確實有一定了解。我干鋼桶修復已有25年了。在此期間,我們公司修復后售出或清理出準備做粉碎處理的鋼桶超過1000萬只。現在我們每 年的處理量約是70萬只。盡管我們是在美國的東北部工作,但是我們學到的有些東西也適用于全世界的制桶商,空桶商、罐裝商和修復商。從近兩年來修復業的迅 速發展中我們也能汲取一些教訓。
  事實說明:近20-30年來,在世界上各類包裝都發生巨大變化的情況 下,55加侖鋼桶除了凸邊和厚度有所變化外一直保持原樣。自1967年我25歲時開始經營此道。再早25年,即1942年的鋼桶商就已經經營著設計與尺寸 都與1992年一樣的桶了。唯一的區別只是厚度。這并非遲鈍或愚笨。這種沒計穩定性的主要原因是市場對鋼桶的需求是穩定的,至少在美國是這樣。這種穩定性 來自于鋼桶的規范,標準和使用材料的單一性,以及它有一個清洗后再使用的二級市場。當鋼桶的制造商和灌裝廠因為空罐商和修復商距離遙遠而不考慮它們時,設 計就變得靈活多樣而寓于變化,較少考慮統一性。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歐洲的一些大化學公司50%以上的產品,有些國家甚至80%的產品出口。制桶商們只是 考慮初次灌裝廠。他們比美國的制桶商們較少考慮給空桶商帶來的運輸和放置不便。對歐洲鋼桶出口商來說,灌裝廠就是最終用戶了。當歐共體的化工和石化業灌裝 廠逐步以內銷為主時,他們就更多地接觸了空桶商的現實和困難,以及修復商統一化、標準化的要求,以便于空桶的及時回收并賦予其商業價值。事實上,只有空桶 商才真正關心他收到的桶是新的還是修復的。在美國尤其如此。
  一家美國著名制桶公司創造了一個好聽的名詞, “鋼桶消失”和“鋼桶重現”。隨著全球環境意識的加強,這正成為人們期望的結果。對于鋼桶,人們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它消失在空氣中,或者它不消失而僅僅是看不見,摸不著,沒有那些承擔責任或指責的特征。
  過去,具有不同規格,不同灌裝方式和放置方法,不被接受。、但便于周轉 的小口徑容器在修復廠分別堆放。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叫“蒙特·苔絲塔西奧”,以做進一步處理。今天,桶的,“蒙特·苔絲塔西奧”在政治和社會學上已經不能 為進步的和有實力的修復們所接受了。在污染地區,所有鋼桶都要按商照通用方式處理。當它們沒有重復使用價值時,按通用方式處理就意味著不但沒有轉售價值, 還要為處理它而破費。
  使容器的破壞與修復一樣高效而低修復費是一個挑戰。全球的許多廢舊容器處理廠都面臨這個挑戰。
  美國的修復商們正在將他們每天收到的舊桶破壞掉。其比例越來越大,只有 少部分舊桶再投入使用。這也許可以給某些制桶商一個暫時的安慰。向這個方向發展是一個有害的傾向。修復商們毀壞的桶越多,他們付給空桶商的就越少,空桶商 的市場價值就越低。實際上就增加了使用桶的成本。同時,修復商們也要用修復桶的收益支付毀壞桶的環境?;し延?。如果他們毀壞所有的桶,他們將無法償付這筆 費用。對于這么小的收益來說,他們的經營在資金、能源和人力上太密集了。當空容器中有合理的比例付諸重復用,鋼桶再生的成本就可降低。當我們都很清楚行情 并賴以為生時,從中追求顯著的收益是很困難的。
  值得注意的是,在全面提高質量要求的趨勢下,對產品包裝的要求也隨之提 高了。這使得本身有內在缺陷的修復桶更難于保留其市場地位。修復桶是不可能達到新桶的質量水平的。對于修復桶這一行來說,統計過程,控制技術和 IS0-9000的要求都是障礙,甚至可能成為修復商最終無法逾越的門檻。這些都是對空桶修復后市場的負影響。
  觀察某些有政府津貼的家用包裝改進計劃的失敗是有趣的。循環使用的“幻 想主義者”認為循環使用的要害在于包裝材料的易于破壞性,以便重新制成一個新產品,我們能夠告訴他們的是,材料的有用性只是包裝循環過程中最簡單的一個環 節。困難的是在包裝價值鏈中提供好的經濟效益以便使這些空容器值得回收,值得花錢購置生產設備,并且由于它的統一標準化,易于搬運和加工。這不僅僅是使用 材料的統一,還涉及到因構造和設計的統一使其便于傳輸和搬運。政府倡導的循環使用,至少在美國處于?;?。人人都在各說各理。 “蒙特·苔絲塔西奧”又回來了。
  我們沒有魅力的,疲倦的,古老的55加侖桶在沒有政府津貼的情況下經營 著,并給使用它的國家節約了財富。它規格合理,設計通用,材料簡單,且便于回收、運輸、重復使用和拆毀。它制造簡單,易于破壞和重復使用。由于原材料通 用,在全世界都可以找到,.并制成新桶。舊桶拆毀后也有一個全球性的二級市場。由于它的標準化,有一些全球通用的自動或半自動系統可傳輸空桶。
  做為結束語,請允許我對我們這個行當做個評論。對一個鋼桶修復企業的管 理,實際上就是對一個環境?;す鏡墓芾?。說老實話,我們在新英格蘭容器公司的經營活動有一多半的時間是在處理有關州與聯邦法律,雇員安全和其他許多有關 環境的問題,包括使提供我們原料的空桶商符合有關要求。所有這些都是為了我們卑微的產品和服務安全可靠。,但環境服務卻不是卑微的,它是復雜而必需的。
  今天,符合環境?;こ繃韉睦?,在于它已經達到了一種宗教式的狂熱。多 年以前,我們歡迎這個潮流是因為它提供了一個商業機會。那時它是一個運動,而不是宗教。這個宗教比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發展都快。和一切宗教一祥,雀追求行為 完美的教規方面,教堂也做這些事。然而,懺悔和苦修使人可能與罪惡無涉,最終的懲罰也只是在死后執行。在環境教中,—如果你懺悔,你就得進監獄。當然,盡 管如此,綠色運動對制桶業還是有益的,它帶來了一個順應時代的新觀念。

 

首頁 公司概況 新聞中心 產品中心 技術資訊 技術標準 生產條件 資質證明 聯系我們
首頁 公司簡介 行業資訊 200閉口鋼桶 技術資訊 鋼桶標準 生產條件 相關證書 聯系我們
  組織機構 企業新聞 200升開口鋼桶   封閉器標準 我們的客戶 質量保證  
  企業方針   各類中小型鋼桶          
  總經理致辭   鋼塑復合桶          
      內涂鋼桶          
      電鍍鋼桶          
      特種鋼桶系列          
Copyright ? 2012 寧夏倉滿制桶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好运快3
【寧ICP備09000411號】